健身房遍地乱开花会员制圈住消费者

       目前,兰州市内包括三县五区的健身房、健身工作室已达百余家之多,由于教学水平、经营状况参差不齐,再加上行业兴起后优质私教资源的不足,近年来,资金链断裂突然关门事件屡屡发生,关门后难退费,消费者维权困难。对此,甘肃省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呼吁,在健身行业自律的前提下,消费者要有充分的维权意识,需要更多部门担负起社会监管的重任。

  健身房来得快去得也快

  3月29日,市民焉女士拨打晚报热线称,去年12月,她在火星街的奥美健身办了两张卡,一张价值3288元的亲子卡,一张1988元的单人两年卡。过了4个月,还未见其对外营业,“我就冲着他们宣传的游泳池去的,结果到现在还没有建。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健身房东侧的一处工地上,厚厚的一堵墙后方是围建起的游泳池雏形,池子中央有4根石柱,周围前来退费的市民纷纷说,“我们都是冲着他们说有游泳池才来办的卡。”

  中午1时许,前来退费的市民排起了长队,“早上9点我就来了,第二个退了费,可当时他们还要收取手续费和税费近200元,刚才又说不收了。”赶忙来退费的焉女士说。

 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盐场路附近,当天上午10时许,记者在上川嘉园南侧的商铺看到,一家名为连友倍力的健身俱乐部大门紧闭,用铁链上了锁。3月26日,门上贴出通知,称由于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运营,现在宣布破产,所有已办卡会员于2018年4月7号前到店内登记退卡。据周边在此办卡的市民介绍,这家健身房于2017年10月开始营业,周边几个小区的住户都在这里办卡健身,会员人数大概有三四百人。

  随着全民健身热的到来,健身房越来越多,但运作管理并不是由专业人士来经营,导致中途关门的情况屡见不鲜。健身房的成立一般有几种模式,除了有充足的启动资金外,还有一种是先租场地后进行预售办卡招募会员,等钱到位后再进行店面装修、买器械。这样的模式依赖于新会员的不断加入和老会员的不断维护,一旦资金链断裂,就会面临破产关门。

  据省社体管理中心业务部龙部长介绍,每家健身房应该至少有2-3位持证上岗的教练。现在不少售卖健身器材的商家将产品销进健身房后,培训一批员工学习如何使用器材,随后由商家发放健身教练证书,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的做法。

  行业规范需多部门联合执法

  据了解,一家健身房开张营业,通常并不会受体育部门监督,而是由工商部门审查批准,因此监管方面存在困难。如果在审查批准前,先由体育局进行资格审查,核实其教练人员数量及必须持有的相关资格证书,这样可以更好地规范健身房的增长。

  对此,甘肃省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建议:其一,消费者需要请私教进行科学专业的健身时,可以要求其出示由国家体育总局颁发认证的国职证书,尽量不要轻易相信一些协会颁发的证书。其二,工商部门在对健身房的相关手续进行审批前,可由体育部门政策法规处对其进行资格审查,通过联合执法确认其是否具备资质。


0 1评论

推荐

  • QQ空间

  • 腾讯微博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人人网

  • 豆瓣

相关评论